十博体育官网_10bet十博官网登录_10bet十博娱乐app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衣赐履
衣赐履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1,476
  • 关注人气:9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2020-04-10 00:26:45)
十博体育官网标签:

班超

班勇

西域

匈奴

车师

衣赐履按:进入《短命皇帝》单元后,一直都是权力斗争,我们中场休息一下,这一回,讲点儿提气的事儿,讲讲定远侯班超的儿子班勇,再次收复西域的事儿。

还得从老班超退休开始讲起。

公元102年,在西域呆了三十多年的西域都护、定远侯班超,退休回国,朝廷任命戊己校尉任尚当西域都护班超回国前,对如何掌控西域,向任尚提出一些忠告,大致意思是说,西域各国不比中原,在处理各种争端时,务求宽容冷静,不要过于苛繁抓住关键环节,对严重罪行必须下重手处理,对那些小过小错,睁一眼闭一眼就行了

【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定远侯的话,任都护不听】

班超离开后,任尚对手下我以为老爷子有什么高明见解原来也不过如此。

此后,任尚做了四年都护公元106年,西域多国叛变,组成联军攻击都护府所在地疏勒国(新疆喀什市),任尚向朝廷求救

朝廷下令,让西域副校尉、北地(宁夏吴忠市西南金积镇)人梁慬率河西四郡(敦煌、武威、酒泉、张掖)的羌、胡骑兵五千人前往救援。梁慬还没有到达,任尚已经解围。朝廷于是召回任尚,任命骑都尉段禧为西域都护,西域长史赵博为骑都尉。段禧和赵博据守在它乾城(班超当西域都护时,都护府设在龟兹国【新疆库车县】,龟兹读如秋词),它乾城(新疆新和县西南)人少城小,梁慬认为不能固守,于是游说龟兹王白霸,表示愿意进入龟兹,帮助他们共同守城,白霸同意。龟兹的官员和百姓全都反对,但白霸不听(白霸是东汉政府扶持起来的)。

梁慬进入龟兹城后,立即派人迎接段禧和赵博,此时,汉军大约有八九千人。但龟兹的官员、百姓背叛白霸,与温宿(新疆乌什县)、姑墨(新疆阿克苏市西北)两国合兵数万,一同围攻龟兹。梁慬等人率军迎战,大破联军。双方相持了几个月,联军失败,梁慬追击,斩杀一万余人,生擒数千人,龟兹局势才告平定。

龟兹虽然平定,但其他各国仍然抵制,段禧与东汉政府的联系完全断绝。朝廷就西域问题召开专题会议,与会者一致认为,西域距离遥远,各国动不动就反叛,汉朝派官兵在那里屯戍开荒,种出的粮食与消耗的经费相比,就是九牛一毛,设置西域都护,实在没有意义。公元107年,六月二十二日,东汉政府正式撤销西域都护,派遣骑都尉王弘征调关中兵士,将段禧、梁慬、赵博,以及在伊吾(新疆哈密市)和柳中(新疆鄯善县西南鲁克沁城)的屯田官兵接回汉朝本土。同时,下令军司马班勇从敦煌出兵,协助王弘完成迎接任务。

班勇,就是我们这一回的男主角,他是班超的儿子。

柏杨先生评论:自七三年东汉政府收回西域,历时仅三十五年,到本年再次全部丧失。五百年后的七世纪,中国再返西域时,西域已经是另一个面目。任尚在班超手中接到的是一个和睦的、依赖中国如幼童依赖父母的西域,数年工夫,便把全境搞得一片混乱,使各国联合起来武装反击。史书没有交代原因何在,但可以推断:贪污、暴虐、侮辱。我们不认为各国是在叛变,而认为各国是在抗暴。一个失职的驻外官员,往往是谋杀两国邦交的凶手,任尚,便是一例。

衣赐履说:我不反对柏杨先生的观点,只想补充一点。公元105年,汉和帝刘肇突然去世,一岁多的儿子刘隆即位,明年,刘隆又去世,邓太后再立安帝刘祜即位,可以说,朝廷一直处于各种政治势力角逐的不稳定状态中,估计也没人在意西域的去留。

汉朝退出,北匈奴当然就要进入,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挥着鞭子,飙着草原长调,驱赶着西域各国的军队,骚扰侵犯汉朝边境。

北匈奴嗨了,汉朝边郡受不了啊。公元119年,敦煌太守曹宗请示朝廷,建议派遣代理长史索班率领一千余人驻扎伊吾,再次对西域各国进行招抚。于是,车师前王(新疆吐鲁番市)及鄯善王(新疆若羌县)再度归降。【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敦煌古城】

公元120年,北匈奴率领车师后王(新疆吉木萨尔县)军就(军就是人名),杀死司马及敦煌长史索班等人,赶走车师前王,控制了西域北道(汉朝通往西域,有南北两条道路)。鄯善国形势危急,向曹宗求救。曹宗上书朝廷,请求出兵五千人进攻匈奴,为索班报仇,顺带手再收复西域

邓太后把公卿大臣召集起来,开会研究,她听说军司马班勇颇有有乃父班超的大将之风,就让班勇也列席与会人员意见极为一致——除了班勇,所有人都主张,封闭玉门关,西域那破地儿,咱不要了。班勇跳起来反对,说

从前孝武皇帝担心匈奴强盛,把蛮夷全部收服,然后进犯大汉所以他一定要打通西域,切断匈奴和蛮夷的联系。时人认为这一壮举既夺取了匈奴的巨大财源(匈奴在西域收取重税),又斩匈奴的右臂。王莽篡位之后,向西域索取东西太多,贪得无厌,搞得西域诸国全部背叛。光武帝中兴后,整顿国家内部,没有腾出功夫考虑外事,所以匈奴再次占领西域到了永平年间明帝刘庄年号匈奴犯边关,河西甘肃省中西部各郡的城市,白天都不敢打开城门。孝明皇帝国家大局着眼,派虎将指老爹班超出征西域,打得匈奴找不着北,边境得到安宁。到了永元年间和帝刘肇年号,西域各国全都归附大汉再后来,羌人作乱,西域又断绝往来,北匈奴乘机重返,督责各国缴纳过去积欠匈奴的贡品(西域归属汉朝后,不再向匈奴进贡牛马等物,匈奴要清算这笔旧账),他们漫天要价,规定交纳期限。鄯善、车师前国都怀愤怨之心,怀念汉朝,可惜找不到门路。前段时期有反叛的事发生,主要是由于汉朝官员统驭不力甚至还对各国官民加以迫害。现在曹宗要出动大军,只是因为他遭受失败,想报复匈奴洗雪耻辱,但他却不查一查历史上出兵的先例,没有考虑当时的具体情况。凡是想在外建功的,万一不能成功就会兵祸结,到时后悔及。何况现在朝廷的府库空虚,军队后无援兵,真要派出大军,恐怕不但不能取胜,反而向夷狄露怯因此,我认为不能同意曹宗的提议我的意见是,从前敦煌郡有营兵三百人,现在应该恢复,并重新设置护西域副校把指挥部设在敦煌。派西域长史统率五百人驻在楼兰即鄯善,新疆罗布泊畔,西边挡住焉耆新疆焉耆县,耆读如齐、龟兹新疆库车县的来路,南边给鄯善、于窴(新疆和田县,窴读如田壮胆,北面抵御匈奴,东边连接敦煌。这是最佳策略

衣赐履说:关于西域的部分,我们已经讲过不少了,我总在思考,西域之于中国,与西域之于匈奴,有什么不同?想到一个未必十分恰当的比方:西域就像个菜市场,各个城邦就是各摊主。匈奴有点像是黑社会,收保护费的,只要他一来,西域各国就得交保护费。而东汉有点像是国营保安公司,派出保安保护菜市场,各摊主也都是联防人员。黑社会来了,保安公司组织大家把黑社会打跑,联防人员受个伤、立个功唔的,公司得给他们发点奖励、福利,仅从消耗的角度看,这个保安公司肯定是亏本儿的。不过呢,好处在于,把摊贩们团结起来,断了匈奴的财源(保护费),偶尔侦得黑社会的动向,公司可以组织联防员们来个“反扫荡”,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匈奴对中国的侵扰。如果撤回公司,黑社会必然重新收取保护费,然后组织摊贩们到汉朝边境打秋风。【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国营的,呵呵】

也就是说,对于汉朝而言,打理西域的好处,不在于从西域得到物质上的好处,而是通过控制西域,防范匈奴对边郡的侵扰。

班勇说完,把话筒交还给主持人,示意与会人员可以提问。

一个尚书宫廷秘书)抢过话筒,大声设立西域副校尉,主要有哪些职能?西域长史驻楼兰,有什么好处?

班勇说,永平末年,刚开通西域,先是派中郎将驻在敦煌,后来设副校尉在车师,一方面管制胡虏,一方面也禁止汉人不得侵扰他们,所以外夷心甘情愿归附,匈奴也害怕我们。现在鄯善王尤还尤还,是人名,是汉人的外孙应该是和亲的结晶,如果匈奴得志,尤还首当其冲,非死不可。这些人虽然鸟兽差不多,也知道逃避伤害。如果我们出兵驻在楼兰,就可以使他们归附,我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好,下一位。

长乐卫尉长乐宫保安官镡显镡读如谈或缠、廷尉綦毋参綦毋,复姓,读如齐无、司隶校尉崔据同时抓住话筒,大声诘问说

朝廷从前想抛弃西域,因为西域对我们没有好处而每年我们却花费无算。现在车师已属匈奴,鄯善也不靠谱儿,一旦出现反,你能担保北匈奴不为边患吗?

班勇略加思索,说

现在各郡、各封国都有行政长官,他们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防止境内出现奸人盗贼,如果他们担保境内绝不会出现奸人盗贼,我情愿以腰斩之刑担保匈奴不会成为边害

【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诸葛有没有,不晓得。但班勇真的是舌战群儒诶】

班勇对视他们的目光,搞得好些人眼光闪烁。班勇继续说:

如今,一旦开通西域,则匈奴的势力必然弱他们弱了,对我们的危害也就小了,这不比把西域这个大宝库拱手让给匈奴,把已被我们斩断的手臂,重新给匈奴接好要强得多吗!现在西域设校尉一是保护,二是安抚,设长史来招降诸国,如果放弃不管,那么西域的希望破灭,一定向北匈奴投降,汉朝的边郡一定受到祸害,恐怕河西各郡的城又要在大白天紧紧关闭了如今,想着拓展朝廷恩德远布化外,却只看到驻扎军队要多花几个钱,如果北匈奴因此更加强大,难道我们的边塞会得到长治久安么!

衣赐履说:漂亮!郡国长官能保证境内无盗贼,我则能保证,北匈奴不来侵犯,太牛了!

班勇说完,一片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太尉府的一个干部毛轸问:

请问班司马,如果设置校尉,那么西域不断派使者来要东要西求索无度。给吧,费用难供,不给吧,又会失去他们的心,我们怎么办?给,还是不给?再有,他们一旦被匈奴所迫,当然又来求救,我们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班勇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说

假设西域归附匈奴,那么,匈奴不来侵扰抢劫边郡,就算我们烧了高香了更可能的后果是,匈奴从西域掠夺财富,征得军队,大肆侵扰汉朝边郡,这就是所谓的让敌人富足起来,增添强敌的势力。设校尉,宣传汉朝威德,维系各国归附心,使匈奴的侵略野心有所收敛,而没有耗费国家财力的忧虑何况西域各国其实要求不高,不过要点粮食罢了。现在如果一概拒绝,他们一定依附北匈奴一旦联合起来进犯并州、凉州,那么中国的耗费何止百亿千亿?!因此,我看还是设置为好。

班勇舌战群儒,终于说服朝廷,恢复敦煌郡营兵三百人,设西域副校尉,驻于敦煌。不过,还是打了折扣,没有屯兵楼兰。后来匈奴果然多次与车师共同进犯边地,河西受了大害。

公元123年,北匈奴与车师联合侵入河西地区,朝廷官员再次主张关闭玉门关和阳关(玉门关在敦煌西北八十公里,阳关在敦煌西南五十公里,两关相距六十公里),以杜绝外患。

此时,敦煌太守张珰(读如裆)上书说:

我在京城时,也曾认为应当放弃西域,但亲自踏上这块土地,才知道如果放弃西域,那么河西地区就不能独自存在。我谨献上有关西域的上中下三策:北匈奴呼衍王经常辗转来往于蒲类海(新疆巴里坤县西北巴里坤湖)和秦海(新疆博斯腾湖)之间,控制西域地区,带领西域各国一同侵略汉朝。现在可以派酒泉属国的部队二千余人集合到昆仑塞(甘肃省安西县),先去攻打呼衍王,除掉祸根,随即征调鄯善国军队五千人威胁车师后国,这是上策。如果不能出兵,可以设置军司马,领兵五百人,由河西四郡供给犁、牛、粮食,出塞进据柳中(新疆鄯善县西南鲁克沁城),这是中策。如果这个也办不到,那么就应放弃交河城(新疆吐鲁番市,车师前国首都),收揽鄯善等友好国家的百姓,让他们全部进入塞内,这是下策

经群臣讨论后,安帝刘祜(邓太后于公元121年去世,刘祜亲政)采用了张珰的中策,夏季,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率五百人,进驻柳中。

公元124年,正月,班勇到楼兰,因为鄯善归附汉朝,朝廷特别赐给鄯善王三条绣带的印信龟兹王白英还在犹豫,班勇软硬兼施,白英就率领姑墨新疆阿克苏市西北、温宿新疆乌什县),自己五花大班勇投降。随后,班勇调集各国步兵骑兵万多人赶到车师前,从伊和谷今地不详把匈奴伊蠡王赶跑了,俘获车师前国五千余人。之后,回军柳中,一边防守,一边种田。【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这个图更像霍去病,呵呵】

公元125,七月,班勇调集敦煌、张掖、酒泉六千骑兵和鄯善、疏勒、车师前国兵马攻打车师后王军就,斩首俘获八千多人,马畜五万多头。生擒军就和匈奴使者,押索班牺牲之处,以祭索班在天之灵然后,将首级传送到京师。

衣赐履说:读到此处,越发觉得,在同等条件下,一项政策的执行效果,往往取决于执行者个人能力。班超,就横行西域三十余年,任尚,就三、二年间弄得西域反叛;索班,就被人家砍了脑袋,班勇,就砍了人家脑袋替索班报仇。

老班家人真是厉害,他们就是西域终结者【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西域终结者姓班,呵呵】

公元126班勇立车师后国前王子加特奴做王人诛杀东且弥王新疆昌吉市西南另立东且弥贵族为王于是,以车师为首的六个抵制东汉的王国(卑陆国,新疆阜康市;蒲类国,新疆巴里坤县;东且弥国;移支国,新疆巴里坤湖西北;车师前国;车师后国),全部归附

,班勇组织西域各国联军攻打匈奴呼衍王,呼衍王逃得一命手下二万余人向班勇投降。联军获北单于的堂兄,班勇加特奴亲手将其斩杀,加深车师与匈奴之间的仇恨

衣赐履说:作派和他老爹班超是一样一样的。

北单于率万余骑兵进入车师后国,抵达金且谷(今地不详),班勇派假司马曹俊前往增援单于退走,曹俊追击,骨都侯

呼衍王迁居枯梧河今地不详),从此车师后国再没有匈奴的踪迹,国内太平西域境内,剩下焉耆王新疆焉耆县,耆读如齐元孟尚未投降公元94年,西域都护班超立元孟为焉耆王

公元127年班勇上书请求攻打元孟,朝廷派敦煌太守张朗带领河西郡三千人马,配合班勇。班勇调集各国人马四万余人,与张朗分别从南、北两道行军,约定日期在焉耆城下会师。

张朗本身有罪在迫切需要立功赎罪,于是快马加鞭,率先赶到爵离关(今地不详),司马出战,斩杀俘获二千余人。元孟骨头立即软了,忙派使者请求投降,张朗进入焉耆受降然后返回

张朗于是因功赦免死罪但班勇算是倒了霉了。因为没有如期赶到约定地点班勇被判罪下狱免职后来得到赦免,老死家中

胡三省评论:夏朝法律规定,在约定日期前攻击的,杀无赦;在约定日期时没有赶到,杀无赦。张朗在约定日期前攻击,依法应该诛杀,班勇则并没有误期。东汉政府如此用刑,是非不明。班勇免职之后,西域大势去矣。

衣赐履说:张朗冒进,班勇误期,此事太过蹊跷。张朗带着三千人马,敢于进攻班勇打算用四万人攻打的焉耆,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史料缺乏,我们就不乱猜了,我只能说,如此断案,肯定不是“是非不明”,一定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此一时期,西羌叛乱不止,朝廷正在用人之际,偏偏放着班勇不用,让他老死家中,是何道理?

我有一个推测——

【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班勇的亲侄子班始娶了清河孝王的女儿城公主。城公主是顺帝刘保的姑据说喜欢淫乱活动,经常搞各种破鞋有一次,跟男在床上快活,非要让老公在床底下听着。班始一口气没咽下去,跳将起来,一刀把阴城公主给宰了。

这下子坏了,阴城公主给班始戴绿帽子没事儿,但班始把阴城公主宰了事儿就大了。刘保大怒,腰斩班始,连带着班始的兄弟也都被砍了脑袋。

这一年,是公元130年

我琢磨着,出了这事儿以后,别说班勇,老班家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得到重用了。而正如胡三省所说,班勇免,西域去。就如同班超退,西域反。

班固、班昭,为《汉书》而生;

班超、班勇,为西域而生。

岂非宿命呼!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班超、班勇父子,都是西域终结者!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十博体育官网 十博体育官网,10bet十博官网登录,10bet十博娱乐ap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