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博体育官网_10bet十博官网登录_10bet十博娱乐app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衣赐履
衣赐履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3,324
  • 关注人气:9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2020-02-11 00:06:19)
十博体育官网标签:

大将军窦宪

窦太后

汉和帝刘肇

谋反

诬陷

分类: 10bet十博娱乐app

衣赐履按:上一回,讲的盖世英雄窦宪;这一回讲乱臣贼子窦宪。窦宪是背着谋反的罪名被逼自杀的,我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琢磨这个罪名究竟成立不成立。

二十四史就是二十四部帝王的家史,我们看到的东西,就像从画妆室里走出来的一溜新娘,哪个是你老婆,还真一下子很难认出来。

作伪,是个技术活儿,有时候,一个细节,就可以推翻千年定论。

真相,隐藏在杂乱的材料之中。收集散落在史书中的星星点点,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抽丝剥茧,严密推理,寻找真相,就如同从一溜新娘中找出自己的老婆,不亦快哉!

我的结论是,窦宪谋反是一桩冤案

我的推理依据——所有重要证据材料,都在本文中。

这一回,摆史料;下一回,说真相。

早在公元89年,窦宪出征北匈奴前,司徒袁安、太尉宋由、司空任隗及九卿都上书反对。窦太后最终拍板儿,出兵!窦宪率大军北征之后,他的两个老弟,卫尉窦笃和执金吾窦景越发抖起来了,手下门客公然在大路上抢夺别人的财物。窦景更是离谱儿,竟然派人乘驿车到边郡,索要突骑(骑兵突击部队,战斗力强悍)及擅长骑射之辈,渔阳(北京市密云县)、雁门(山西省朔州市东南)、上谷(河北省怀来县)三郡各派官员将合适的人选送到窦景府上。有关部门忌惮窦家势大,不敢举报。还是司徒袁安,上书弹劾窦景擅发边郡之兵,恐吓、迷惑官吏,二千石级别的官员,不等朝廷的信符,就承接窦景的文书,窦景之罪,应公开诛杀。

奏书被搁置。

【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袁安大爷:窦宪,老夫和你丫死磕!】

又有尚书(宫廷秘书)何敞,向窦太后呈上密封奏书说:

……先帝(章帝刘炟)驾崩后不久,公卿争先恐后上奏,希望由大将军窦宪主持国家事务(看来,彼时外戚当权已经在朝中形成共识)。但窦宪谦虚恭谨,坚决推辞,天下人都认为这是国家之幸。然而,这才刚刚过了一年,国丧尚未告终(刘炟的丧事,按礼法要持续三年),窦宪兄弟就把持朝纲,窦宪掌握全国的武装,窦笃、窦景统领宫廷禁卫部队,苛刻暴虐,役使百姓,奢侈腐化,诛杀无罪之人,只为一时快活……据我观察,公卿都不肯直言上奏窦宪兄弟的罪行,那是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如果窦宪兄弟忠贞不渝、一心为朝廷,他们就有褒扬国之栋梁的功劳;如果窦宪兄弟犯下大罪,那么他们就扮演陈平、周勃的角色,表面上顺从吕后,吕后一死,他们就诛杀吕氏家族。根本就没有人真正为窦宪兄弟的吉凶操心诶。小臣何敞,愿为朝廷和窦家筹划两全之法,上不会使太后的美誉受到损害,下又让窦宪兄弟永享富贵。驸马都尉窦瑰(窦宪最小的弟弟),虽然年轻(弱冠),但是谦虚恬淡,多次请求从高位退下,希望抑制窦家的权势,陛下可以同他磋商,听取他的意见。这才是维护江山社稷的最佳策略,也是窦氏家族的福分!

衣赐履说:何敞的奏书,应该是在窦宪第一次北征、燕然勒石回京之后。从上奏的内容看,似乎主要是说窦笃、窦景生猛,什么坏事儿都干。毕竟,窦宪大部分时间领兵在外,不在洛阳。

窦宪见到这份奏章,火冒万丈。济南王刘康,是个二球王爷,十分骄横,窦宪就上奏何敞出任济南国太傅,估计是想借刘康之手,把何敞干掉。没想到,何敞到任之后,以道义辅佐刘康,多次以法度进谏匡正刘康,刘康对他甚是尊敬。

应该是在公元90年,司徒袁安、司空任隗弹劾了一批二千石级别的官员,再由这些人牵扯,最后被贬官或免职的有四十来个人。窦氏兄弟十分怨恨,但由于袁安、任隗素来行为高尚,声望甚重,因此并未加害他们。

此时,窦宪率军屯驻武威郡。

【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实际上,窦宪灭北匈奴时,也就三十岁出头儿诶!】

衣赐履说:这个时候,窦宪不在京城,而在武威,也就是说,“窦氏兄弟”主要是指窦笃、窦景。此时,和帝刘肇虚岁刚满十二,朝里头是窦太后说了算。二千石级别的高级官员,不管是降职还是免职,一定是由窦太后批准的,就如同现在要处理省部级的干部,必须经过政治局常委批准一样。因此,倘若这四十多人都是窦家兄弟的爪牙,窦太后竟然批准,只能说明,至少在人事任免上,窦家兄弟没有史书上说的那么强梁。

公元91年,二月,窦宪派部,在金微山(蒙古阿尔泰山)大破北匈奴,北单于逃得不知去向。史书载,窦宪立下大功,威名越发显赫。他以耿夔、任尚等人为爪牙,邓叠、郭璜为心腹,班固、傅毅之辈在大将军府任职,充当笔杆子。各州刺史、郡太守和县令县长,多出其门,这些人强征暴敛,贪污贿赂,沆瀣一气。

笃进位特进,有了举荐官员的权力(汉法,只有三公可以举吏),政治上、经济上的待遇,全部按照三公的标准景为执金吾,光禄勋,炙手可热,倾动洛阳虽然窦氏兄弟都很牛,但窦景尤为突出,他的家奴宾客、随从跟班儿都仗势欺人,欺压百姓,强夺财货,诬陷清白,强奸民女,搞得乌烟瘴气,无论官员还是百姓,见到窦景,有如见到了鬼有关部门畏惧,也不敢举奏太后听说之后,罢了窦景的官职,只是以特进的身份上朝。窦从小喜欢经书,节约自修,出为魏郡河北省临漳县西南邺镇,迁颍川河南省禹州市太守。窦氏父子兄弟并居列位,充满朝廷。叔父霸为城门校尉,的弟弟窦将作大匠,窦褒的弟弟窦少府,窦家当侍中、将、大夫、郎吏的有十余人。

衣赐履说:从东汉开创到现在,外戚富贵,窦家达到一个高峰。

十月,刘肇前往长安,下诏在萧何、曹参的嫡亲后裔中寻找适合做后嗣的人,继承萧、曹的封地。

衣赐履说:和帝刘肇,今年十三岁,这次去长安,是去祭祀祖庙的。刘肇为什么要寻找萧、曹后人?这个举动,其实大有深意。

刘肇下令窦宪到长安会面。窦宪到达时,尚书以下官员中有人提出要向窦宪叩拜,伏身口称“万岁”。尚书令韩棱正色道:

同上面的人交往,不可谄媚;同下面的人交往,不可轻慢。在礼仪上,没有对人臣称“万岁”的制度!(原文为:礼无人臣称万岁之制

倡议者都感到惭愧,因而作罢。

衣赐履说:韩棱的这句硬话,很可能是后人附会的,因为,彼时,被人称“万岁”的“人臣”有的是。我们举几个例子:

①公元23年,刘秀以玄汉政府代理司马的身份安抚黄河以北地区,考核官吏业绩,废除王莽时期苛繁政令,恢复汉朝制度,所到之地,官民都山呼万岁②公元43年,伏波将军马援平定了越南徵侧、徵贰姐妹造反,刘秀对马援表彰。马援慰劳军士,感谢大家勠力同心、取得胜利。吏士皆“伏称万岁”。③明帝刘庄朝做过司空的冯鲂,在早年当虞县县令时,赦免了一帮盗贼的死罪,让他们回去种地,同时给官府当探子。这帮盗贼“皆称万岁”。④章帝刘炟有八个儿子,其中广宗王名叫刘万岁⑤公元75年,耿恭被北匈奴围困在疏勒,城中无水,耿恭带人挖井,泉水喷涌而出,众人齐呼万岁;后来,汉朝援军到了,大家又山呼万岁。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我们可以断定,韩棱说这个话,或者说史官说这个话,是为了烘托窦宪有僭越之举,是为了后面诛杀窦家做好文字上的准备。

本年(公元91年)年底,窦宪上书,建议立北匈奴投降的左谷蠡王阿佟为北单于,设置中郎将(北匈奴协防司令)进行监护,如同对待南匈奴单于一样。

此事交付公卿商议。太尉宋由、太常(祭祀部长)丁鸿、光禄勋耿秉(应该是接替窦瑰的)等十人认为可以批准窦宪的建议。司徒袁安、司空任隗上奏表示反对。他们认为:

光武皇帝招抚南匈奴,并不是说可以让他们永远安居内地,而只是一种权宜之计,为的是能利用他们去抵御北匈奴。如今北方大漠已经平定,应当命令南匈奴单于返回他的北方王庭,统领归降部众。没有理由再另封阿佟,增加国家的经费开支。

宗正刘方、大司农尹睦支持袁安等的意见。【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能够建功万里之外,哪怕结局悲催,也不枉大丈夫本色!】

两种意见奏报后,一时决定不下。袁安担心窦宪的主张会被批准实行,便独自呈递密封奏书,说:

南匈奴单于栾提屯屠何的老爹,率领部众归降,蒙受汉朝的大恩,至今已四十余年,历经三任皇帝,现在交到陛下手中。陛下应当深切地追思继承先帝的遗愿,完成他们的事业。况且屯屠何首先提出北征方案,消灭北匈奴以后,我们停下来不再进取,却要另立一个新降服的北单于。为了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违背三世遵循的原则,且失信于我们供养的南匈奴,去做无用之功。章和初年(公元87年至88年),北匈奴向我们归降的有十余万人,有人建议把这些人安置在边塞,一直到辽东一带。太尉宋由、光禄勋耿秉反对,他们说这样会失掉南单于之心。孝明皇帝(章帝刘炟)接受了他们的意见。宋由、耿秉二人,明知旧议,却要违背先帝的主张。言行关系君子的立身,赏罚则是治国的遵循。《论语》说:言辞忠诚守信,行为敦厚恭敬,即便在荒蛮之地也通行无阻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行焉)。如今,我们如果失信于一个屯屠何,那么将有一百个蛮族不敢再相信汉朝的承诺了。再说乌桓(河北省北部)、鲜卑(内蒙古西辽河上游)新近斩杀了北匈奴优留单于(公元87年),人之常情,全都忌惮仇人,现在扶植优留单于的弟弟,那么乌桓、鲜卑就会心怀怨恨。所谓兵、食可废,信不可去。况且依照汉朝旧制,供给南匈奴单于的费用,每年达一亿九十余万;供给西域的费用,每年七千四百八十万;如今北匈奴距离更远,供养费用将会翻倍,这将耗尽国家的财富,不是制定政策的正确原则。

衣赐履说:这一段,我读了很多遍,越发觉得袁安这样的人,可能是君子,在朝中也可以作为一些原则守护者。但这样的人,是纯粹的腐儒,对国际间的斗争与合作,完全不懂,甚至可以说是食古不化的白痴。

第一,不知道随着形势的变化而改变策略。北匈奴的存在,是南匈奴不敢背叛中国的最重要因素。实际上,南匈奴归附汉朝,一直没有背叛,不是说汉朝对他讲了信义,他就不背叛,实际上,是他各方面都不具备背叛的条件。如果南北统一了,把南匈奴送回王庭,他没有强大也就罢了,一旦强大,与中国的和平是不可能持续的。别说异族,就是刘家同一个祖宗的后代,还出现了七国之乱呢!想要自己当皇帝的野心家多了去了,这都不是仁义道德能够解决的问题。

第二,把人际交往中的道德标准生搬硬套到国际交往上。袁安说,《论语》讲,言辞忠诚守信,行为敦厚恭敬,即便在荒蛮之地也通行无阻。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又说兵、食可废,信不可去”,更是蠢驴一样的主张这句话出自《论语·子贡问政》。子贡问为政之道。孔子说,备足粮食、充实军备、民众对执政者的信任。

子贡问,如迫不得已要去掉一项,这三项中先去掉哪一项呢?

孔子说,去掉军备。

子贡问,如还要去掉一项,这两项又去掉哪一项呢?

孔子说,去掉粮食。自古以来谁都会死,但执政者如果得不到民众的信任就无法存在。

且不论孔子的为政之道对不对,至少,人家在说这个话的时候,针对的是人民内部矛盾,并不涉及国与国的关系,是个理想化的治国模型。而目前汉朝面对的是南、北匈奴,面对的是鲜卑和乌桓,袁安把孔子的话用在这里,实在是驴头不对马嘴。

第三,简单机械地计算对外维持的费用。袁安提出费用庞大,表面上看,是个问题。但实际上,再立北单于,并不一定会增加更多的费用。汉朝对南匈奴的供养费用,很有一部分是用来对抗北匈奴的,如果北匈奴归顺,则这笔钱就省掉了。至于南、北匈奴,以及乌桓、鲜卑,他们之间究竟打还是和,随他们便。汉朝居间调停,让他们相互制衡,听话的,赏;不听话的,带领另几方扁它,战利品就可以作为赏赐。再说,还真要供养他们一辈子不成?

在国际交往中,所谓公平、正义、守信,永远是外交辞令,利益,才是内核。袁安之辈,适合于在国内搞宣传教化工作,不适合讨论国际问题。

朝廷下诏,命群臣讨论,袁安与窦宪争得面红耳赤。后来,窦宪急了,言辞骄横,甚至诋毁袁安,声称老袁你别以为司徒有多了不起,当年,光武皇帝连着杀了韩歆、戴涉两个大司徒!但袁安始终寸步不让。

最终,窦宪的意见被采纳,立北匈奴蠡王于除鞬为北单于

公元92年,正月,东汉政府派遣大将军左校尉耿夔,授予于除鞬印绶,赏给他四把玉剑,一辆四马驾的马车,上有翠羽作装饰的车盖,并且像南单于时的旧例一样,派中郎将任尚持符节驻守伊吾(新疆哈密市),保护北单于。

衣赐履说:这个地方有点古怪,本来是要立左谷蠡王阿佟,后来不晓得为什么立了右谷蠡王于除鞬。

《后汉书·袁安传》说,于除鞬“后遂反叛,卒如安策”,意思是于除后来果然反叛,与袁安预料的一样。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记录颇有不同,窦宪这一派正打算帮助于除返回北匈奴王庭,结果窦宪被诛杀了。公元93年,于除鞬自己反叛回到北部,和帝刘肇派将兵长史王铺,率一千多骑兵和任尚一同追赶,将于除鞬引诱回来,一刀砍了,于除鞬的兄弟们也全都诛灭。

看前者,感觉老袁同志料事如神。看后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立于除鞬的这一派,杠把子窦宪被皇上杀了,那还能有好果子吃吗?赶紧跑路吧。然而,于除鞬竟然又被引诱回来,更说明,他本来是不想反叛的,形势使然。

后来,南匈奴也没有迅速返回北部王庭,北匈奴地盘空虚,鲜卑人乘机辗转迁徙,占据了北匈奴的故地。北匈奴残存的还有十余万户,一看势头儿不对,全都自称为鲜卑人。从此,鲜卑日益强盛。

鲜卑坐大,这才是中原的后患

袁安因和帝刘肇年纪太小,窦氏外戚专权,每当朝会进见之际,以及与朝廷官员谈论国家大事的时候,常常感慨落泪。上自天子,下至群臣,都依靠信赖袁安。

本年(公元92年),三月十四日,司徒袁安逝世。

闰三月九日,太常(祭祀部长)丁鸿出任司徒。

四月十八日,窦宪返回首都洛阳。

六月一日,日食。司徒丁鸿上书说:

……大将军窦宪虽然希望自我约束,不敢有所僭越,但天下远近之人,全都对他诚惶诚恐。新任命的刺史、二千石级别的官员,要到窦家拜谒辞行,求通姓名,听候答复。等待召见的时间,有的竟然长达数十天。背对朝廷,趋向私门,这是君王威望受损、臣下权势过盛的表现。人间有大事,天象就会变化,神灵用天象示警君王。灾祸之初,容易挽救,但如果对迹象有所疏忽,就会酿成大祸。上天不可以不刚,不刚则日、月、星三光不亮;君王不可以不强,不强则大小官员横行无道。应当趁着天象示警,改正朝政的失误,以回报天意!

书奏十余日,刘肇命司徒丁鸿行太尉事,兼卫尉,屯兵洛阳南宫、北宫。

衣赐履说:注意,这封奏书是直接给和帝刘肇的,不是给窦太后的。

丁鸿的任职,再次透露出窦宪专权真是浪得虚名。

如果窦宪如传说般专权,那么三公之中,得有一两个是窦家的人吧?但是,不是。三公先是太尉宋由、司徒袁安、司空任隗。其中袁安、任隗是窦宪的死对头,而太尉宋由只是在军事观点上与窦宪一致。实际上,当年窦宪杀刘畅嫁祸给刘利,按史书的说法,正是在宋由支持下,才把窦宪给查实了的(详见拙文《侍中窦宪:强买强卖公主的庄园,砍谒者之子的脑袋祭祀老爹,刺杀皇室成员嫁祸他人》)。三公里面,三个有两个半不是窦宪的人。更古怪的是,袁安死了,换了丁鸿当司徒,上来第一件事就是上书灭窦宪!那么,究竟谁在专权?

穰侯邓叠,他的弟弟、步兵校尉邓磊,母亲邓元(姓不详,且让她姓邓),窦宪的女婿射声校尉郭举,郭举的父亲、长乐少府郭璜等人,相互勾结在一起。邓元和郭举都出入宫廷,而郭举又得到窦太后的宠幸,他们便共同策划杀害和帝刘肇

衣赐履说:我靠!这是什么理由啊!因为他们得到太后的宠幸,能够出入宫廷,所以他们就策划杀害皇帝!即使编谎话,也太不认真了吧?柏杨先生在此处有一句评论说,杀死一个皇帝比杀死一条狗要严重的多【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实际上,我越读越感觉到这孩子不是一般的厉害】

刘肇私下得知了他们的阴谋。当时,窦宪兄弟掌握大权,刘肇与内外臣僚无法亲身接近,身边就只有一帮宦官。刘肇认为朝中大小官员无不依附窦宪(司徒、司空明摆着都不是窦宪那伙儿的,史书非要这么说,自有缘故),唯独中常侍(寝殿侍奉宦官)、钩盾令(宫廷花圃器具管理官)郑众,谨慎机敏,很有心计,并且不是窦家的人。刘肇就跟郑众密谋,决定杀掉窦宪。但窦宪出征在外,手上握有重兵,所以刘肇隐忍,未敢发动。恰在此时,窦宪和邓叠全都回到了京城。

衣赐履说:窦宪和邓叠一直在外,郭举等为何要谋害刘肇?此时,窦宪为何要回京城?……疑问很多。

清河王(首府清阳,河北省清河县)刘庆(刘肇的哥哥,原太子,后来被老爹章帝刘炟废了,刘肇当了太子)特别受到刘肇的恩遇,经常进入宫廷,甚至住在宫里。刘肇即将采取行动,想整本《外戚传》看看。但他害怕左右随从中有窦家的人,不敢让他们去找,便让刘庆私下向千乘王(首府千乘,山东省高青县东北)刘伉(刘肇的大哥)借阅。夜里,刘肇将刘庆单独接入内室。又命刘庆向郑众传话,让他搜集皇帝诛杀舅父的先例(文帝刘恒杀舅父薄昭,武帝刘彻杀表舅窦婴)。

衣赐履说:本年,刘肇十四岁,刘庆十五岁,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六月二十三日(一说十九日),刘肇前往北宫,下诏命令执金吾和北军五校尉,领兵备战,驻守南宫和北宫。关闭城门,逮捕郭璜、郭举、邓叠、邓磊,将他们全部送往监狱处死。并派谒者仆射前往收回窦宪的大将军印信绶带,将他改封为冠军侯(封地在今河南省邓州市西北冠军寨),同窦笃、窦景、窦瑰,一并前往各自的封国。因了窦太后的缘故,刘肇不愿公开处决窦宪,而为他选派严苛干练的封国宰相进行监督。窦宪、窦笃、窦景到达封国以后,全都被强迫自杀。河南尹张酺(洛阳市长,酺读如璞)上书给窦瑰讲情,窦瑰保了一条小命。

窦氏家族及其宾客,凡因窦宪的关系而当官的,一律遭到罢免,被遣回原郡。

当初,窦宪打算结婚,天下郡国都送红包随份子。汉中郡太守也要派人送礼,户曹李郃(读如河)反对。太守不听,派李郃承办。李郃行至扶风(长安地区)时,窦宪恰被赶回封国。凡与窦宪交往的官员,全部被免职,汉中太守却保住了官位。

太尉宋由被定为窦宪的党羽,七月二十三日,自杀。

衣赐履说:窦宪之死,稀里哗啦,稀里糊涂。下一回,我们揭开窦宪之死的真相。

 

【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汉书》作者班固之死

窦宪被诛之后,班固也被免官。班固这个人不会教娃,儿子们都不遵法度,官吏拿他们也没办法。当初,班固有个家奴,有一次喝高了,撞见洛阳令种兢,挡着人家马车不让走。赶车的小吏挥着鞭子让家奴闪开,没想到这个家奴破口大骂。种兢怒火中烧,但考虑班固是窦宪的人,忍住一口气,把家奴放了,但这件事儿,一直搁在心里。窦宪一死,种兢立即行动,借审讯窦宪党羽的机会,抓捕班固。班固死在狱中,时年六十一岁。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读通鉴】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一夜之间铲除大将军窦宪的谋反团伙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十博体育官网 十博体育官网,10bet十博官网登录,10bet十博娱乐ap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